女童坠楼家属众筹70万 网友扒家长身份

当前位置 :主页 > 招标专栏 >
女童坠楼家属众筹70万 网友扒家长身份
* 来源 :http://www.mt-link.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12 18:32

连日来,乐山一个5岁小女孩的命运牵动了无数市民的心。小女孩名叫纪壹馨,在她5岁生日当天,从邻居家5楼飘窗坠楼,至今尚未脱离生命危险。事发后,其亲属发起一个目标金额为70万元的“轻松筹”项目。一夜之间,乐山全城爱心涌动,网友纷纷转发,仅仅14个小时,即完成了70万元筹款目标。此外,还有不少热心人通过银行卡转账、微信红包、支付宝等形式捐款约16万元。

然而,随着巨额筹款目标达成,网上也质疑声四起:家长为何先不努力自筹就很快发起众筹?是不是真的需要70万元筹款?更有网友扒出小女孩家长的身份、“高额”公积金、贷款欠账等信息。7月3日,纪壹馨的父母通过成都商报回应称,目前家庭经济情况确实不好,已着手卖房卖车救女儿,迅速发起筹款是爱心人士的建议,70万元的数额是预估的抢救治疗和后期康复费等。两人表示,所有善款将全部用于女儿救治,接受社会监督,绝不会挪用一分钱。

6月30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乐山城区万人小区岷江中街附近做生意的杜先生突然听到外面“砰”的一声巨响,他赶紧跑出去,发现一名小女孩仰卧在人行道上,满脸是血。

当时正在下雨,杜先生赶紧拿了把雨伞给小女孩遮雨。他后来得知,小女孩是从5楼飘窗处坠楼的,其面部肿胀变形,口腔、鼻腔有大量鲜血涌出。据小女孩的三姑纪文芳介绍,小女孩名叫纪壹馨,由于父母离异,平时和外婆一起居住。当天恰好是她5岁生日,她执意要和表哥一起去朋友家玩,没想到竟从飘窗坠楼。五楼住户余俊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小女孩的表哥和他女儿是同学,当时她跟着表哥一起到他家玩耍,一开始他们都在客厅玩,后来就玩到了卧室里,进去几分钟,就出意外了。

事发后,纪壹馨被送往武警四川总队医院进行救治。同时,一段纪壹馨坠楼后仰躺在地等待施救的视频在微信朋友圈流转,不少市民纷纷打听她的最新情况。据主治医生介绍,纪壹馨刚被送到医院时,被诊断为失血性休克、脑挫伤、喉面部多处骨折、气胸。经抢救,其失血性休克得到纠正。随后,她被转到乐山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7月1日晚11点左右,微信朋友圈出现一条目标金额为70万元的“轻松筹”项目链接,标题为“5岁小女孩不慎坠楼重伤,望大家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女儿,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发起人自称是纪壹馨的表姐,项目介绍则是女孩母亲的口吻。该项目称,“短短的一天,治疗费就花了3万多元,加上后续治疗,治疗费用之大,让我这个工薪阶层的人流干了泪,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我现在犍为一家单位上班,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当晚,该“轻松筹”项目在朋友圈被快速转发,短短2小时,筹款即达到10万元左右。截至7月2日13时30分左右,仅14小时,70万元筹款目标顺利达成,显示已筹金额700292.89元。

仅14个小时就通过“轻松筹”获捐70万元,这样的爱心速度在让一部分网友欣慰的同时,也引来部分网友质疑:家长为何先不努力自筹就很快发起众筹?此外,还有网友对小女孩父母的身份及工资情况进行了质疑,成都商报记者梳理,网友们的质疑集中在5个方面。

有很多网友质疑称,事发才1天,才花了3万多元,就开始发起了众筹,一般情况下,一个家庭不可能3万元就山穷水尽了吧,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怎么能向社会求助?

有网友根据纪壹馨父母身份证信息质疑,两个住址显示有两套房,为何不卖房就来求助?

70万元的高额筹款激起了众多网友的疑问,“70万元的金额是谁确定的?真的需要一次性筹那么多吗?”还有网友表示,当时捐款时没注意是70万元的目标,还以为是7万元,看小女孩可怜,毫不犹豫就捐了。此外,当天,在微信朋友圈里,除了许多人在转发这条“轻松筹”项目,也有不少人在转发乐山电视台《新闻天天报》栏目中含有纪壹馨母亲银行卡号的那条新闻。对此有网友质疑:“不是已经筹集70万元了吗?怎么有两个渠道同时在募捐?”

还有网友“扒”出纪壹馨父母的“公务员”身份,对其“月收入2000元左右”也表示怀疑,甚至有网友晒出了其父母公积金信息,称两人每个月单位应缴公积金分别是1003元和1167元,个人扣缴相同金额。“每月公积金就扣1000多元,月收入才2000元,谁信啊?”有网友称,根据公积金最高按照上一年度月均工资的12%缴纳,如此倒推,两人月均工资均在八九千元。

此外,有知情网友透露,此前纪壹馨母亲在小额贷款公司进行过贷款,还欠着账,“贷款到底干嘛了?这次高额筹款会不会被挪用还债?”在该70万元的“轻松筹”项目下面,不少人留言提出了一系列质疑,甚至有不少网友表示,已对此项目进行了举报,要求退还捐款。

“家里经济确实恼火,没有什么积蓄,在武警医院我们先后交了6000元和30000元,大部分是亲戚朋友资助或跟朋友借的。”

7月3日,成都商报记者在乐山市人民医院见到了纪壹馨的父亲纪宏和母亲苏溢彬心。纪宏介绍,女儿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尚未脱离危险,仍处于昏迷状态。两人均表示,愿接受网友以及其他社会监督,并回应了网友提出的种种质疑。

对于“轻松筹”项目,苏溢彬心说,那是热心网友提议的。事发后,他们就决定即使卖房也要救回女儿,但是“房子并不是说卖就能立即卖出去的”,有亲戚朋友的资助也就能熬个几天,这么快就向社会求助众筹并非他们的本意。

记者了解到,替纪壹馨发起“轻松筹”项目的,是她的表姐张茂菡。张茂菡介绍,因为当时很多网友想要捐款,觉得微信转账很麻烦,大家提议说整一个“轻松筹”,这样方便大家捐款。舅舅和舅妈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做,便全权委托她来发起了“轻松筹”。

对于70万元的目标金额,张茂菡称,这个数字是通过咨询医生后,家属自己预估出来的抢救费和后期康复费用,具体的费用医院并没有表明。对此,成都商报记者咨询了多位医生,对于高坠伤患者,肯定花费不菲,但病情诊断还不明朗时,确实很难预估费用。

至于家庭房产状况,苏溢彬心表示,她身份证住址上的房产是父亲的,早已经卖了,当时卖了40多万,后来为了女儿在乐山读书,在乐山五洲汉唐按揭了一套房子,首付给了23万,后来父亲查出了癌症,花去了三四十万元。父亲未去世时,她又想以后回犍为,所以在四家小额贷款公司先后共贷了26万元,在犍为买了一套小户型,面积50多平方米,花了20多万,另外的钱用于给父亲治病,现在每月尚在定期向小额贷款公司还款。

经成都商报记者多方求证,目前苏溢彬心名下确实有两套房产,还有一辆父亲过户给她的长城腾翼C30轿车。而纪宏身份证住址上的房产是其姐姐的,之前他曾租房居住过一段时间,现在住在姐姐的房子里。但纪宏名下有一套90平方米的老房子,是兄弟姐妹出钱给他买的。女儿出事后,苏溢彬心已将五洲汉唐的房子挂到中介出售。

苏溢彬心介绍,她和纪宏都是事业编制,并非公务员,对于网传的公积金缴存金额,两人表示属实。对网友倒推出来的月均八九千元的工资,两人也都很吃惊。犍为县疾控中心的一位财务人员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纪宏1003元的公积金里有500元是财政补贴,公积金是按照12%缴纳的,如此算来,纪宏的上一年度税前月均工资约4200元,“扣除自身缴纳的五险一金外,拿到手也就2000多元。”

成都商报记者根据纪宏提供的工资卡银行流水发现,其最近几个月实发工资均为2300多元,苏溢彬心的工资卡显示,6月8日实发工资2397元。同时,该银行卡接受爱心捐款共计7.2万余元。此外,苏溢彬心的微信红包接受捐款共计7.6万余元,支付宝接受捐款1.3万余元。此三项共计约16万元。

苏溢彬心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在犍为县人社局上班,纪宏在犍为县疾控中心上班,纪壹馨从出生后便一直跟在外婆身边,在乐山生活、上幼儿园。在纪壹馨1岁多时,因为性格不合等原因,她便和纪宏离婚了。得知女儿摔下楼的消息,两人近乎崩溃。对于众多网友的质疑,纪宏和苏溢彬心均表示,非常理解网友的心情,“而且接受大家的爱心帮助,本来也应该接受社会监督”。两人同时公开表示,他们不会乱用一分钱,将全部用在女儿救治上,到时如果有剩余,将退还给捐助者,或者捐赠给慈善机构帮助其他人。

7月3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拨打了“轻松筹”客服电话。对于救助项目的发起条件,该客服人员表示,发起人需要提交身份证明、医院诊断证明等。至于求助筹集的目标金额,也需要进行审核。可以边审核边筹款,如果审核不通过,筹款将原路退回。

针对纪壹馨的项目,该客服人员表示,原本7月3日中午已经审核通过相关资料,但鉴于该项目举报的人员太多,而且金额较大,已经与发起人取得了联系,要求其提供相应诊断证明、医院预估费用、医院对公账号,而且这笔筹款即使审核通过,也是直接打到医院,不会经过个人之手。(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上一篇:M3W96高仿假币骗不过验钞机 下一篇:没有了